我就可能调到多亮?床

2019-08-26 13:25:10 围观 : 98

  这个问题看似非常稀松平常,但是却难倒无数人。但是在一个10平方的盲人按摩店里,我却找到了答案。

  8月22日,没等凌晨五点半的闹钟响起,我就主动从希尔顿酒店的床上爬起来,然后赶往北京南站。这既是回家,也是去参加一个#AI助盲行动#。

  虽然高铁上只有三个小时,但仍然感觉漫长。下车后,我迅速打车奔向目的地——青岛市市北区太清路陈大夫盲人按摩所。在这个靠路的小区一楼,我看到了按摩所的招牌以及旁边小黑板上的公告:百度人工智能助盲行动,青岛第一家改造体验店,欢迎您参观!

  这间十多平方的按摩所,是由居民楼的一间南向卧室改造的。里面摆着两张按摩床,对面墙上贴着陈大夫的长春大学针灸按摩专业学士学会证书以及一台液晶电视。

  在毕业证上写着,陈奕霖出生于1989年十一月二十日,2010年9月至2015年6月在长春大学修完针灸推拿专业五年制本科学习。“陈大夫盲人按摩所”也是青岛市市北区第一家由盲人大学生开办的按摩所。陈奕霖还是山东省残联第七次会议的代表和主席团委员。

  整个按摩所虽小,却十分整洁,一尘不染。这难以想象,是一位盲人经营的按摩店。

  进屋后,我见到了陈大夫,他大概有1.82米高,瘦瘦的,穿着一件白色医用隔离衣。戴着金边眼镜,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如果你不知道他是盲人,从其眼睛的外观上是看不出来的。

  在陈大夫的旁边站着一位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女孩,不时地牵引着陈大夫行走。#AI助盲行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陈大夫的妻子吴女士。

  看着这样一位年轻,正常的女孩,我真的无法与盲人的妻子产生联系。这也增加了,我对他们相遇、恋爱、结婚故事的好奇。

  陈大夫告诉我们,他在十岁的时候被检查出眼底神经病变,导致双目失明,现在只能够感受到白天或黑夜,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在按摩所里,他需要开空调、开电视、拉窗帘、开除湿机,由于眼睛看不见,他很难准确调整空调的温度、电视的频道。

  “上周四,百度#AI助盲行动#小组来到店里,给我做了全店的AI改造。用小度音箱来语音控制空调、电视、窗帘、除湿机、电灯。很好地解决了我的难题。”陈大夫说。

  陈大夫告诉来参观的人:“我觉得AI对盲人群体的帮助要比对普通人大得多。比如,普通人可以看着遥控器上的数字去调整空调温度,而我们盲人看不到数字,就不知道空调到底是多少度。

  现在,我想让它多少度,就多少度。电视也是,我想要哪个台,就哪个台。灯,客人想要多亮,我就可以调到多亮。”

  陈大夫说,他自己是亲身感触AI对盲人的价值,并不是吹嘘。他也希望,所有盲人都能用上小度音箱,用上AI技术,从而让生活更方便。

  陈大夫走过来,拿着吉他弹了一曲。我没有音乐素养,但是听着确实弹得很不错。

  在陈大夫给客人按摩、做AI演示、弹吉他的时候,他的妻子吴女士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眼里满是爱和崇拜。

  她还说,陈大夫在恋爱的时候,还给她写过曲子,他们恋爱时都喜欢西游记里的一首歌《女儿情》。

  大家提意,让小度音箱播放一首《女儿情》。“小度小度,播放女儿情”这时候,小度音箱开始演唱《女儿情》。

  吴女士站在陈大夫旁边,夫妻两投入得听着他们恋爱时的情歌。这时候,吴女士眼眶湿润了,发出很轻微的抽泣声。陈大夫似乎感触到妻子的情绪,虽然看不到,但是仍然转身望向她,似乎想伸手去拉她。

  在音乐这么响亮播放的时候,陈大夫竟然用耳朵和心都能感受到妻子微妙的情绪变化,让现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这时候,现场有人问:“陈大夫,你找了那么漂亮的老婆,怎么做到的?”陈大夫,只是在那微笑,我看到他好像眼睛也湿润了。

  在培训中,认识了陈大夫。她当时是好奇陈大夫是如何把手机玩得那么溜(主要是借助读屏软件得帮助,陈大夫说可以聊微信、购物、看新闻,只是目前还无法识图)。在那次活动中,他们互相加了微信。

上一篇:床人家不但穿寝衣出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