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打工十年还巨债尽孝心 婆婆车祸媳妇伺床前

2019-08-06 12:35:50 围观 : 196

  昨日,在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病房里,遭遇车祸的范美芬掌骨、盆骨等多处骨折,右手绑着石膏,左脚正在牵引中,无法自理。床旁的儿媳薛娟给范美芬喂饭、擦身、弄屎弄尿,一刻不闲。同房间的病友看了都羡慕范美芬,“养了个好闺女啊!”范美芬说,“这是我儿媳妇,现在还有哪个年轻人能吃得了这份苦,干得了这样的脏活啊!”

  病友猜测,她定是家境优越才得了这么个勤恳善良的儿媳妇。殊不知,范美芬家曾因经商失败欠下百万巨债,直到一个月前才把债务全部还清,儿媳小薛是在一家欠债后的第三年嫁过来的。

  公公徐洪经商多年,从开家具厂做到餐饮行业,他的生意是风生水起,成为了村里第一个盖起三层楼房的人。1993年的时候兴起了养螃蟹热,听说养螃蟹能够赚钱,而且不愁销路,徐洪便伙同几位老友来到洪泽湖承包了400亩的水面进行螃蟹养殖。

  几年的摸爬滚打,徐洪的螃蟹生意是越做越好,尝到甜头的徐洪索性将所有的积蓄全部投到了蟹塘里,谁知1998年一场特大的洪水让徐洪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诚实精干的徐洪凭借着不错的口碑和较广的人脉迅速筹得一笔资金,依旧养螃蟹。这次是借过来的螃蟹本,徐洪显得格外的谨慎,蟹苗不敢多投,价格也是见好就收,眼看有了起色,全家人都很高兴。谁料,2003年又一场洪水将徐洪的蟹苗冲的是死的死、逃的逃,那一年又是血本无归。徐洪清楚地记得那年大年三十,兜里穷得连回家的车票都没钱买,晚上一家老小缩在洪泽湖旁一张已被大风掀了顶的破屋的小床上,听外面噼里啪啦的烟花爆竹声和呼啸的风声。然而徐洪相信只要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年一过又开始倒腾螃蟹,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5千斤的螃蟹死掉了1千斤,最后4千斤也以极低的价格被卖出,借来的钱赔了个底儿掉。此时,徐洪一家已是债台高筑,所欠资金达130万元。

  2008年的时候,老板欠债私逃的新闻在国内屡遭曝光,然而徐洪一家决定留下来将这个大窟窿填平,借的债一分也不能赖。那时候50万就能在市中心买到一套精装房,130万对于徐洪一家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不管能不能还上,总是要尽力一试,如果欠钱不还,我一辈子良心都不得安宁。”2008年以后,徐洪和妻子范美芬拼了命地开始赚钱还债。

  范美芬白天去厂里干活,下了班拾掇家里的三亩多地,徐洪则在朋友的厂里打工,空余时间贩卖些鱼虾增加收入。今年6月底,当徐洪将最后一笔欠款交到姐姐手中,内心如潮翻涌,噙满了泪水。“130万,我用了10年时间,今天终于把所有的欠债全部还清了。”姐姐是自家人,她的9万还款被安排在了最后。当姐姐收到这笔钱之后,禁不住也流下了眼泪。

  儿子徐雷与薛娟结婚是在家庭2008年欠下巨债后的第3个年头,当时正是举全家之力还债的时候。已到适婚年龄的徐雷本不打算考虑终身大事,架不住亲朋好友热情说媒,徐雷与薛娟见面了,两个善良质朴的年轻人擦出了爱的火花。也曾有亲友劝说年轻貌美的小薛“慎重考虑一下”,但薛娟没有因为徐雷一家眼前的困难而退缩,她欣赏的是徐家人的勤恳与诚信,毫不犹豫地选择嫁入了徐家。婚后,薛娟与丈夫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到北京打工。一年后,可爱的女儿青青降临了,一晃,已长成8岁。去年,因为青青要上一年级了,薛娟带着孩子回到了南通,而丈夫徐雷依旧留在北京上班,一年基本上只回来两三次。薛娟毫无怨言,主动承担起一家人的生活起居,虽说辛苦,但一切都是有条不紊、顾虑周全。公公婆婆对这个儿媳妇既喜欢又佩服。

  这次得知母亲在下班路上出了车祸,儿子徐雷闻讯从北京赶回了南通。当他风尘仆仆、着急上火地赶到南通六院,看到妻子和母亲,却特别感动。原本以为家庭困难,已经让妻子跟着吃了很多年的苦,这下母亲出车祸,更是成为妻子的“负担”。没想到的是,妻子对母亲如此关切,真心实意对母亲好。看看妻子连着几天顾不上休息,给母亲洗脸、洗头、擦身、擦脚,又给母亲弄屎弄尿,清洗衣裤,夜里直到母亲睡熟她才休息,就连母亲的头发都被梳理得一丝不乱,把母亲照顾得细致周到、妥妥帖帖,徐雷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记者冯启榕

  ·肺部结节患者家门口就能问诊上海名医!六院开设全省首个“肺部结节专病联合门诊”2019-06-21

  ·南通六院专家提醒:夏天别嘴上贪凉,其实你的身体在说NO!2019-06-04

  ·耄耋老人病情复杂危在旦夕 南通六院医生冒险施救精心治疗2019-04-25

  ·两条腿相差5.5厘米 南通六院“截骨延长” 短缺右腿重新长长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