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曾经拍桌子让我走 现在全盘接受我”

2019-07-20 12:36:02 围观 : 189

  羊城晚报联合广东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广州工业经济联合会、广州市企业联合会、广州市企业家协会深入调研,推出《经济新动能民企新力量 创二代来啦!》,欢迎垂注!

  惠州惠阳区淡水最早的购物中心好宜多商贸广场品牌林立,周末人潮涌动,由于毗邻深圳,近年来淡水的房价水涨船高,商业气氛愈发热烈,这里也成为商家必争之地,陆续吸引了万达广场、星河地产、天虹等诸多重量级选手进驻,但好宜多依然保持着蓬勃的生命力。这家开业近20年的购物中心就凝聚了70后惠州中山实业总经理黄锋和父亲两代人的心血。

  如今已经从父亲手中接管家族企业近12年的黄锋,不仅稳守房地产开发、商业管理、油库仓储三块主线业务,还拓展出文化旅游、金融借贷、股权投资等新领域板块业务,回想起当年接班的酸甜苦辣,黄锋坦言:“接班没得选,我和父亲开始是对立的,他甚至跟我拍桌子让我走。但我坚持想法,我认为传承的关键在于变,变是为了不变。经过我的努力,现在父亲完全接纳我的理念,放手让我做事情。”

  黄锋的父亲黄庆贤是惠州大亚湾人,既有客家人的刻苦勤奋,又勇于开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不安于整天在家务农的生活,他就觉得,得出去闯。”黄锋谈起父亲时特别提到,家族里可能有敢闯的基因,“我奶奶当年就是和小叔一起申请到香港,后来靠做小生意维持生计,闯出了一片天地,还帮补了很多亲朋好友。”

  到了黄锋的父亲这一代,赶上改革开放的浪潮,机会自然来得更加猛烈。“我父亲很早就开始做小生意,愿意交朋友,所以他后来就认识了很多人,大家都很尊敬他”。

  “到了1992年、1993年,对父亲来说算是人生的高峰,那时候人们都过来大亚湾炒地皮。大亚湾、海南和北海这三个地方当时是全国炒地皮的集中地。我爸他们遇上了历史的机遇,也抓住了。敢闯,当时企业做到了一定的规模。”黄锋回忆,“赚到了第一桶金,很关键的是,当国家开始调控之后,我父亲愿意转型,他觉得眼前房地产可能是赚钱的,但当现金没有了之后,就会陷入很辛苦的境地,比如银行会催你还钱,工地也催你……很多人就是因为这样没落的。所以他毅然投资建设了当地第一家综合体商业中心——好宜多,还做起了油库等生意。而他对我的要求,就是不要把全部精力放在房地产上,要有稳定的现金流来支撑企业的发展。”

  “作为长子,接班我没得选,我有一种使命感。”黄锋谈起当年在美国读MBA时,“一直就知道我必须得回来接班,我不能待在美国。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有个弟弟,那我就不回来了。”

  父亲对黄锋的影响常常是喝酒之后讲的大道理。黄锋笑着说,“当时很小,很多大道理不太懂,但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我父亲当着我的面,和他朋友讲:‘如果你的小孩有本事,你不需要留太多东西给他;如果没本事,你留给他,也没用。’我知道,是父亲故意把这话透露给我,让我有压力。”

  说起接班,还有一件事让现在的黄锋每每回想仍有遗憾。“MBA一毕业我就回来了,本来约了朋友开车去周游美国一圈,最后放了别人鸽子。像个学生一样无忧无虑地旅行,估计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一派儒雅的黄锋,谈起当年接班时与父亲的对立冲突,不禁轻轻皱起了眉头。“我没工作之前对我爸是很尊敬的,接班之后,没想到我们之间的想法很多时候是对立的。父与子的关系也很微妙,因为我们俩都很强势,各有各的坚持。一开始,公司的人可能都有些无所适从。”

  留学归来的背景让黄锋对于企业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理念,特别对于父亲在现金流方面的管控,黄锋的理念完全不同。而当初接班时,很多人会对他有不同的看法。

  “比如当初好宜多商场旁边的土地卖给新的经营者,他们可以带来更强的商家吸引人流,做大商圈吸引力。我很赞成这样做,但有些人就会认为我败家,变卖家族企业的资产。”黄锋坦言,“现在看来,我觉得所有东西都是父亲给的,就算我自己开发的新东西,也是通过我爸的平台。这也就说到富二代的话题,如果你做得好,这也不是你的,别人会说这些都是你爸留给你的,当然这么说确实挺对的;但是当你做不好,别人就说你是败家子,内心压力就很大。因为怕失败怕成败家子,有很多人就干脆不做了。”

  从2007年开始全面接班的黄锋,如今更深刻地认识什么是接班。“富二代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所以心理上受不起大起大落。但我们父辈就不一样了,我爸爸他们当时喝酒聊天的时候就会说‘我本来就是农民,大不了就做回农民嘛!’我们接手的时候不是农民了,没有他们这个心态了,所以我们会比较谨慎,整理好脚步”。

  “但是,重要的是要不停步。”黄锋仔细想了想总结道,二代的接班在于变,要跟上一代不同,求变来适应社会的发展,而变是为了传承,为了家族的企业可以不变地可持续发展下去。

  羊城晚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做了高管吗?这期间是否跟父亲有发生矛盾冲突?

  黄锋:2003年毕业回来,我一开始就在公司创办的超市里工作,总之就是公司的岗位都走遍了。由低做起,那时候跟我爸还没什么意见冲突。到了2005年,我逐步接手生意,就开始有冲突了。

  当时我是想专心做油库生意,但我爸就觉得我得回总部。我说我真是适应不了,但他坚持把我调到上面来,现在想来,他也是为了让我早点照看大局。后来我就表态,你要我回来,你就不要再插手了,然后我从2007年就开始全面接手公司的事情。

  黄锋:公司旧有的理念是并不会太注意公司的现金流,我刚回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坐在金凳子上要饭,到处借钱。资产虽然很多,但很多东西不能变现,现金流不足,投资战线特别长。虽然公司的很多项目都赚钱,但在那时,公司状态就很辛苦,时时都要应付开支。很辛苦,我当时经常跑融资、借钱。

  我就想,这个现状应该要改变。比如我们出售了一些土地,好宜多旁边的土地,卖给新的经营者引进了沃尔玛,吸引更多的人流,更好地保证现金流,还开设了金融公司,现在是我借钱给别人了。我们乘着资产升值年代的浪潮,现在看来这个决定也是很对的。

  而且我管理风格比较细致,如果看到公司里,商场里有什么不符合规定的东西,我都要管。比如我逛商场的时候,看到哪里不干净都会找人来批评。也有人会觉得我怎么连这种小事都管,但我觉得要做好事情就必须从细节出发.

  黄锋:2007年、2008年的时候,我操盘了一个房地产项目,叫一品上城,一天就卖完了,创下了当时整个惠阳的最高价,这个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黄锋:对,比如有时候我直接作决定了,因为也没有别的股东了,就没跟任何人交代。他后来从他朋友那听说我做了什么,就很生气、发脾气,有一次特别生气拍桌子要赶我走,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不出声,但内心也有点煎熬。

  但我爸从2007年把公司交给我还是很彻底的,他百分之一百信任我,他开拓精神很强,到现在还是很关心我的事业,也给我提供人脉的支持。我很佩服他,也非常感恩。

  黄锋:传承很重要的就是有些东西可以接收,有些东西不能一模一样。如果说一代和二代想法一模一样,就没有继承,没有发展。所以对于传承我认为一定要有变化。如果你做的事情一代都能做,他就不需要你了。

  黄锋:我们客家人都比较传统,很少会当面夸赞自己的亲人,以前他都不肯表达对我的评价,但后来从不同人的转述中,我知道他谈起我还是挺骄傲的(笑)。

  黄锋:我有两个儿子,对于是否接手家族企业,还得看他们,如果他们不想接手,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业,我会很支持,我可能会走家族信托的道路。